柏举之战
柏举之战
柏举之战
2019/6/22 15:53:59 来历:北京汗青图典文明成长中间 作者: 字号:  电邮 打印

柏举之战

柏举之战是公元前506年(周敬王十四年),由吴王阖闾率领的3万吴国戎行深切楚国,在柏举(今湖北省麻都会境内,一说湖北汉川北)击败楚军20万主力、继而占据楚都的长途防御战。

在战役中,吴军矫捷灵活,因敌用兵,以曲折奔袭、撤退退却疲敌、寻机决斗、深远追击的战法而取胜。

此战是中国现代军事史上以少胜多、疾速取胜的成功战例。


战役背景

吴国事年龄期间长江流域下流的的一个国度,吴君寿梦继位后起头突起。晋国为与楚国争霸,采用联吴制楚之策,派楚国亡臣屈巫带一队战车离开吴国,教吴人搭车、御射、排阵,吴军由此学会车战。吴国与晋邦交好后,经济、文明获得成长,国力逐步壮大起来。寿梦便自号吴王,与楚国争取江淮地域的霸权。公元前584年(周简王二年),吴军新编水陆雄师齐出,一举攻陷楚国淮河重镇州来(今安徽省凤台县)。而后近60年间,两边前后产生过十次大范围的战役。在这十次战役中,吴军全胜六次,楚军全胜一次,互有输赢三次。公元前515年(周敬王五年),吴国令郎光夺得吴国王位,称吴王阖闾。阖闾继位后,任用楚国亡臣伍子胥、伯嚭为谋士、齐人孙武为将军,传授兵法,练习步队,使吴国呈现国富兵强的势头。

楚国事南边大国,年龄以来兼并的诸侯国最多,但自公元前516年(周敬王四年)楚昭王登基后,不只外交陈旧迂腐,并且又与周边国度如唐、蔡等国和睦。公元前512年(周敬混蛋年),吴王阖闾在前后灭掉归附楚国的小国徐国和钟吾国后,想乘隙大肆伐楚,但孙武以为楚国气力仍很强,便进言道:楚国事天下强国,非徐国和钟吾国可比。我军已连灭二国,人疲马乏,军资耗损,不如临时收兵,蓄精养锐,再等良机。伍子胥也劝吴霸道:人马委靡,不宜远征。并献策说:当今楚国际部和睦,我军如用一部人马还击,楚军肯定三军出动,等楚军出动后,我军再退回,如许颠末几年后,楚军一定怠倦不堪。阿谁时侯,便可斟酌大肆伐楚。

吴王采用了伍子胥的倡议,将吴军分为三支,轮流骚扰楚军。当吴军的第一支队伍进犯楚境的时辰,楚国即派雄师迎击。待楚军出动,吴军便往回撤。而楚军前往时,吴军的第二支队伍又攻入了楚境,如斯轮流袭扰楚国达6年之久,吴军前后进犯楚国的夷(今安徽省涡阳县四周)、潜(今安徽省霍山县东北)、六(今安徽省六安市北)等地,导致楚国比年敷衍吴军,人力物力都被大批花费,国际非常充实,楚军将士疲于奔命,斗志懊丧。

战役原由

参见词条:召陵之盟

公元前507年(周敬王十三年),蔡国国君蔡昭侯、唐国国君唐成公,为报楚令尹子常(囊瓦)的讹诈和被拘三年之仇,叛逆楚国,与晋、吴缔盟,使楚北侧落空樊篱。公元前506年(周敬王十四年)春,应蔡国之请,晋、齐、鲁 、宋、蔡、卫、陈、郑、许、曹、莒、邾、顿、胡、滕、薛、杞、小邾18国诸侯在召陵(今河南省郾城县东)会盟,同谋伐楚。同年夏历四月,晋国又教唆蔡国收兵攻灭楚之附庸沈国。楚国于同年秋出兵围攻蔡国。吴国君臣以为倾尽力攻楚的良机已至,决议以救蔡为名,经淮道奥秘绕过大别山脉,从楚守备软弱的东北部闯入楚境,对楚国实行冲击。

战役进程

吴军奇袭

公元前506年(周敬王十四年)冬,吴王阖闾亲身挂帅,以孙武、伍子胥为上将,阖闾的胞弟夫概为前锋,倾天下3万水陆之师,乘坐战船,由淮河溯水而上,直趋蔡境。子常(囊瓦)见吴军来势凶悍,不得不抛却对蔡国的围攻,回师防御外乡。当吴军与蔡军汇合后,另外一小国唐国也自动插手吴蔡两军行列。因而,吴、蔡、唐三国构成联军,浩浩大荡,溯淮水持续西进。开拔淮汭(今河南潢川,一说今安徽凤台)后,孙武俄然决议舍舟登岸,由向西改成向南。伍子胥不解其意,问孙武:吴军长于水战,为什么改从陆路进军呢?孙武答道:用兵作战,最贵神速。该当走仇敌猜想不到的路,以便打它个措手不迭。顺水行舟,速率缓慢,吴军上风难以阐扬,而楚军一定伺机增强防范,那就很难破敌了。说得伍子胥颔首称是。就如许,孙武遴选35百名精锐士卒为前锋,敏捷地穿过楚北部的大隧、直辕、冥阨三关险隘(均在今河南省信阳市以南,河南、湖北两省交壤处),直趋汉水,深切楚要地,不出很多天,挺进到汉水东岸,告竣对楚的计谋奇袭。

楚军夹攻

当吴军俄然呈此刻汉水东岸时,楚昭王慌了四肢举动,急派令尹子常、左司马沈尹戌、医生史皇等,倾天下兵力,赶至汉水西岸,与吴军坚持。

左司马沈尹戍鉴于分离在楚国各地的兵力还不调集,易被吴军各个击破,难以禁止吴军冲破汉水的防御;又针对吴军孤军深切,不占天时的缺点,主意充实阐扬楚国兵员浩繁的上风,变自动为自动:向令尹子常倡议:由子常率楚军主力沿汉水西岸正面布防。而他本身则率局部兵力北上方城(今河南边城),曲折吴军的侧背,毁其战船,断其归路。而后与子常主力实行前后夹攻,一举覆灭吴军。

子常开初也赞成了沈尹戍的倡议。但是在沈尹戍率部北上方城后,楚将武城黑却对子常说:若是期待沈尹戍部夹攻,则军功将为沈尹戍所独得,不如以主力先策动防御,击破东岸吴军,如许令尹之功天然居于沈尹戍之上。医生史皇也说:楚人厌恶你而赞美沈尹戍。若是沈尹戍先克服吴军,功在你之上,你的令尹之位也就难保了。最好从速向吴军防御。子常一听,感觉有理,因而转变与沈尹戌约定的夹攻吴军打算,不待沈尹戌军达到,私行率军度过汉水进犯吴军。

楚军入彀

吴国君臣见楚军自动还击,遂采用撤退退却疲敌、寻机决斗的目标,自动由汉水东岸后撤。子常入彀,挥军直追。吴军一张一弛,在小别(山名,今湖北省境内  )至大别(山名,今湖北省境内)间迎战楚军,三战三捷。子常连败三阵,便想弃军而逃。史皇对他说国度承平时,你争着在朝,此刻作战倒霉,你就想逃窜,这是犯了极刑。此刻你只要与吴军搏命一战,才能够摆脱本身的罪恶。子常没法,只得重整队伍,在柏举(今湖北麻城,一说湖北汉川)排阵,筹办再战。

吴国得胜

公元前506年(周敬王十四年)夏历1118日,吴军遏制撤退退却,在柏举与楚军对阵。吴军前锋夫概以为应先下手为强,他对吴王阖闾说:子常这小我不仁不义,楚军不几个愿为他卖力。咱们自动还击,楚军一定崩溃,我军主力随后追击,必获全胜。阖闾不赞成夫概定见。

夫概回营后,对部将说:既然事有可为,为臣子的就应识趣行事,不用期待号令。此刻我要策动防御,搏命也要克服楚军,攻入郢都。因而率领本身的5千前锋队伍,直闯楚营。公然楚军一触即溃,步地大乱。阖闾见夫概部突击到手,伺机以主力投入战役,楚军很快便土崩崩溃。史皇战死,子常弃军逃往郑国。

损失主帅的楚军残部纷纭向西崩溃,吴军乘胜追击,到柏举东北的清发水(今湖北省安陆市境内涢水)追上楚军,阖闾欲当即睁开进犯,夫概以为乘其半渡而击,必获大胜。楚军见吴军追至而未防御,急于求生,争相渡河。待其半渡之时,阖闾挥军进犯,俘虏楚军一半。

度过河的楚军逃到雍澨(今湖北京山县境),正埋锅造饭,吴军前锋夫概部追至,楚军仓惶逃脱。吴军吃了楚军做的饭,持续追击。楚左司马沈尹戍得悉子常(囊瓦)主力溃败,急率本部兵马由息(今河南息县境)赶来救济。吴军前锋夫概部在沈尹戍部俄然的凌厉还击下,猝不迭防,一下被克服。吴军主力赶到后,孙武批示队伍敏捷将沈尹戍部包围。固然沈尹戍左冲右突,奋勇冲杀,受伤三处仍没法冲出包围。最初沈尹戍见局势已去,遂令其部属割下本身的首领报答楚王。

楚军落空主帅,惨败崩溃。而后,吴军又持续五战击败楚军,一起向郢都扑去。楚昭王得悉火线兵败,不顾大臣子期、子西的否决,率领心腹逃脱。昭王西逃的动静传到军前,楚军当即散漫,子期率局部精兵赶去掩护楚王,子西则率残兵西逃,吴军于公元前506年(周敬王十四年)夏历1129日攻入楚都城城郢都(今湖北省荆州市荆州区城北)。柏举之战遂以吴军的成功而告竣事。

战役成果

吴军攻占郢都后,停止了屠城,处处烧杀劫掠,引发了楚人的冤仇。

楚昭王出逃后,先逃到云梦,再逃到郧国,郧公之弟诡计行刺楚昭王,成果楚昭王亡命到随国,刚刚安靖上去。

伍子胥进入郢都后,寻得楚平王之墓,开棺并鞭尸三百,又寻觅楚昭王。随国收容楚昭王,阖闾命随邦交出,但随国由于占卜成果倒霉而谢绝。

申包胥得悉伍子胥鞭尸,派人求全谴责伍子胥,并于公元前505年(周敬王十五年)春到秦国求救。秦哀公命上将子蒲、子虎率五百乘战车联同剩余楚军南下赞助楚复国,败吴军于沂,楚将子西也率兵于军祥击败吴军,秦楚联军也衰亡了吴的属国唐国。此时,越国乘吴国际充实出兵进袭吴都,夫概又诡计篡夺王位,吴王阖闾自愿于同年玄月撤退楚地,引兵东归。楚国固然复国,但元气大伤,萎靡不振。

战役影响

柏举之战是年龄末期一次范围弘大、影响深远的大战。吴国在颠末6年的疲楚计谋后,一举克服多年的劲敌楚国,给持久称雄的楚国以绝后的创伤,从而使吴国威望大振,为吴国进一步争霸华夏奠基了坚固的根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