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建(前蜀高祖)
王建(前蜀高祖)
王建(前蜀高祖)
2017/9/12 9:16:43 来历:北京汗青图典文明成长中间 作者: 字号:  电邮 打印

王建(--),字 光图, 舞阳(今)人, 五代期间建国皇帝。王建于唐末插手 忠武军,成为忠武八都的都将之一。因救护 有功,成为将领。后被架空出朝,任利州刺史,尔后不时成长权势,逐步壮大。

文德元年(),王建投靠成都,为陈敬瑄所阻,因而起头攻击西川。历经三年苦战,王建夺下西川,被封为 。尔后,王建连续击败黔南节度使 王建肇、东川节度使 顾彦晖、武定节度使拓拔思敬,据有两川、 三峡,获得山南西道,被封为,成为那时最大的盘据权势。天复七年(),唐代衰亡,王建因不平 而自主为帝,国号蜀,史称“ 前蜀”。

王建在位期间,励精图治,重视农桑,兴修水利,扩大国土,实施“ 与民歇息”的政策,蜀中得以大治。在位十二年,庙号 ,谥号神武圣文孝德明惠皇帝,葬于永陵。

暮年履历

王建为人隆眉广额,龙睛虎视,机略拳勇,出于流辈。王建的祖辈之前是做饼师的。

王建年青时是个恶棍之徒,以杀牛、偷驴、销售私盐为业,被村夫称为“ 贼混蛋”。 厥后,王建犯法入狱,被狱吏偷偷放走,躲藏在 武当山上。武当山和尚处洪碰到王建,相面诧异说:“子骨法甚贵,盍(何不)参军自求豹变”,指导他前往当兵。王建因而到 忠武军(今河南 淮阳县)参军,后节度使 杜审权汲引他为 列校,从征 有功。

护驾有功

中和元年(), 军攻下长安, 逃往巴蜀。忠武军 监军 率八千兵马击退 ,并将队伍分为八都,录用牙将 鹿晏弘、晋晖、王建、 、 张造、李师泰、庞从等八报酬 都头。 杨复光率八都头击败了 ,霸占 邓州。

中和三年(), 杨复光病逝,鹿晏弘率八都前往 巴蜀迎驾,沿途扩大兵力。鹿晏弘行至 兴元(今陕西汉中)后,摈除 牛丛,自称 。中和四年(),唐僖宗录用鹿晏弘为山南西道节度使,王建等人皆领 刺史。未几,鹿晏弘率部东归,而王建则与晋晖、韩建、张造、李师泰四人入蜀,面见唐僖宗,被十军 观军容使 收为养子。唐僖宗将五人的队伍并入田令孜麾下,赐号“随驾五都”,官拜 

光启元年(),唐僖宗前往长安,命王建等人管辖 ,宿卫宫中。未几,河中节度使 因与田令孜争盐池,结合河东军抨击打击长安,唐僖宗逃往 凤翔(今陕西凤翔)。光启二年(),唐僖宗又逃往兴元。王建被录用为 清道使,并担负掩护 玉玺。逃亡途中,山中栈道被销毁,王建拉着僖宗的马,冒着炊火包围而出。在歇息时,唐僖宗枕着王建的腿睡着了,睡醒后,又将本身的御衣赏给王建。 到了兴元,命王建 壁州(今四川通江)刺史,首创了将帅遥领州镇的先河。

初入蜀中

田令孜因担忧僖宗加罪,请求担负西川监军,前往成都凭借任西川 节度使的同母弟弟 陈敬瑄,并保举 担负观军容使。王建由因而田令孜的养子,被外放为 利州(今四川广元)刺史。

光启三年(),山南西道节度使 对王建很是顾忌,多次召他前往兴元,王定都不服从。厥后,王建在 龙州司仓 周庠的倡议下,招募八千兵士,顺 嘉陵江攻击 阆州(今四川阆中),并摈除阆州刺史 杨茂实,自称阆州 。王建在阆州招兵买马,扩大权势,并在牙将 张虔裕、部将綦母谏的挽劝下,收罗人材,善待百姓,守住大义的名份。

盘据两川

  • 攻击成都

王建与 东川节度使 顾彦朗曾同在神策军中,干系很好,陈敬瑄对此很是顾忌,惧怕他们二人希图 西川,并问计于田令孜。田令孜道:“王建是我的儿子,我只需写一封信,便能够把他叫来。”陈敬瑄大喜,派人拿着田令孜的手札去召王建前来。

王建得信后,很是欢快,到 (今四川三台)面见顾彦朗,道:“父亲召我前往,我也想到成都去见陈公,向他求取一州。”并将家属拜托给顾彦朗,自率精兵二千西去成都。谁知王建刚刚行到 鹿头关(今四川德阳东北),陈敬瑄在幕僚的挽劝下又悔怨了,命王建前往阆州,并增强城池防御。王建盛怒,攻破鹿头关,败刺史张顼于 绵竹,篡夺 汉州(今四川广汉)。

王建又进军学射山,击败西川偏将句惟立,一举攻取 德阳。陈敬瑄遣使责问王建,王建道:“父亲召我前来,半路又命我归去,顾公必然会思疑我,我已没方法了。”并表现本身已不退路了。未几,顾彦朗录用弟弟 顾彦晖为汉州刺史,收兵赞助王建围攻成都。顾彦晖围攻成都三日,见没法破城,便前往汉州。

未几, 登基,命左 谏议医生为两川宣谕和协使,下诏令顾彦朗罢兵寝兵。顾彦朗则请求朝廷另派大臣镇守蜀地,并为王建求取节度使的官职。

  • 篡夺西川

文德元年(),王建防御 彭州,并大掠西川。唐昭宗录用宰相 韦昭度为,同时将西川的 (今 邛崃)、 (今崇 王建州)、 (今 汉源北)、 雅州(今 雅安)划为 永平军,治邛州,录用永平军节度使。

陈敬瑄不肯奉诏,唐昭宗便派韦昭度与顾彦朗收兵伐罪,又录用王建为招讨牙内 都批示使。龙纪元年(),王建大破 眉州(今 眉山)刺史山行章于新繁(今 新都区 新繁镇),虏获万余人,伏尸四十里,又击败屯守 彭州的节度使杨晟和山行章的五万救兵。陈敬瑄再次收兵七万声援山行章,两军对峙百余日。王建再败山行章于 (今双流),山行章请降。大顺元年(),围攻成都,奉养韦昭度很是谨慎。 (今简阳西)、 (今资中)、 (今乐山)、 (今宜宾)、雅州、邛州、蜀州前厥后降。

韦昭度率兵围攻成都三年,且聚兵十余万,难以破城,朝廷成心休兵。大顺二年(),唐昭宗下诏规复陈敬瑄官爵,令顾彦朗、王建罢前往镇地。

王建接到圣旨后,不愿罢兵,上表请求持续攻城。王建又劝韦昭度道:“关东各 藩镇才是朝廷的亲信大患,您仍是回朝做宰相吧,这里交给我便能够了。”韦昭度踌躇不决。王建又命兵士杀死韦昭度的亲兵,并道:“兵士们饿了,要吃人肉。”韦昭度很是惧怕,将 符节留给王建,录用其为知三使留后兼行营 ,本身东回都门。韦昭度走后,王建派兵据守 剑门(今 剑阁北),堵截了华夏与两川地域的接洽。

尔后,王建将成都团团围住。田令孜登上城头对王建道:“我与您这么好的干系,怎样到了这个境界。”王建道:“我奉皇帝之命,伐罪不听诏令的人。”田令孜无法,当夜进入王建虎帐,交出西川节度察看牌印。第二天,陈敬瑄开门降服佩服。王建将陈敬瑄送往雅州,又录用田令孜为监军,但未几便派人将二人杀戮。

大顺二年(891年),唐昭宗录用王建为检校 司徒、成都尹、剑南西川节度副大使知节度事、管内察看措置云南八国招安等使。

王建既得西川,留意政事,包容婉言,好施乐士,谦和简素,用人各尽其才。但猜忌好杀,诸将有功者,多因事被诛。

  • 吞并东川

未几,东川节度使顾彦朗病逝,其弟顾彦晖继任。未几,唐昭宗命太监宗道弼为使,赐顾彦晖 。 绵州(今 绵阳)刺史常厚拘押宗道弼,并攻击 梓州(今 三台)。王建得悉后派建遣、华洪(即 王宗涤)等人伐罪常厚。此时的王建已有吞并东川之心,对李简等人性:“你们击破常厚,顾彦晖必然会劳军,却是把他一路拿下。”李简等人在钟阳击败常厚,夺回旌节、宗道弼。顾彦晖获得旌节后,却称病不肯劳军。

景福二年(),王建被加封为  二年(), 、镇国节度使韩建、 结合进逼都门,诛杀宰相韦昭度、 ,并谋废唐昭宗。 在河东起兵勤王,王建也派简州刺史王宗瑶带兵救驾。同年,王建以顾彦晖不收兵为由,命王宗涤伐罪 东川。未几,王宗涤在楸林击败顾彦晖,斩杀敌将罗璋,进围梓州。

乾宁三年(),王建在唐昭宗的诏令下,罢兵前往成都。同年七月,李茂贞再次抨击打击都门,销毁宫殿,唐昭宗逃往 华州(今陕西华县)。王建得悉后,上表请求皇帝迁都成都。未几。王建被录用为凤翔西面行营招讨使,伐罪李茂贞。

乾宁四年(),王建再次命王宗涤攻击东川,又命王宗谨攻击凤翔。未几,王建命王宗侃取渝州、王宗阮取泸州,守旧 峡路。 同年蒲月,王建亲身率兵攻击东川。未几,唐昭宗录用谏议医生李洵为两川宣谕使,诏令王建罢兵。王建不肯奉诏。唐昭宗贬王建为 南州刺史,录用李茂贞为西川节度使。李茂贞谢绝接管录用,唐昭宗只得规复王建官爵。十月,梓州城破,顾彦晖他杀,王建录用王宗涤为东川留后。

加封蜀王

光化三年(900年),王建兼任 ,东川、信武军两道都批示制置等使,赐爵。 天复元年(),王建被改封为。同年,太监 韩全诲将唐昭宗挟制到凤翔,被梁兵围在城中。李茂贞苦守不住,筹算乞降。王建暗中派人挽劝李茂贞,让其苦守城池,并称本身会收兵救济。未几,王建派王宗涤攻取兴元。天复二年(),武定节度使拓拔思敬归降王建,王建终究得以吞并 山南西道。 天复三年(), 病故,王建乘隙篡夺 (今重庆奉节东)、 施州(今湖北恩施)、 (今)和 万州(今重庆万县)。未几,王建被封为守司徒,进爵 

天复四年(),王建与李茂贞修睦,将女儿(即普慈公主)嫁给李茂贞的侄子李继崇。未几,弑唐昭宗,立 ,并迁都洛阳,改元天祐。但王建仍利用天复年号,并在成都设立行台,自行录用官员。天复六年(),王建取 归州(今湖北 秭归县),据有三峡之地。

建国称帝

开平元年(),朱温篡位,成立 后梁。王建不认可后梁的正统性,并传檄全国,要结合各藩镇伐罪朱温。可是,各藩镇都晓得王建的实在意图,无人呼应。王建又筹算称帝,并写信给 李克用,请求二人“各帝一方”,李克用不赞成。未几,两川之地不时有吉祥呈现。 同年玄月,王建调集将佐,商讨称帝之事,众将都劝道:“大王固然忠于唐代,可是唐代已衰亡,此刻恰是天意要大王称帝?”因而,王建带领官员、百姓痛哭三日,随即即皇帝位,国号大蜀,并大封百官、诸子。

武成元年(),王建在成都南郊祭天,而后大赦全国,改元武成。同年六月,王建加 尊号为威武睿圣皇帝,并立次子王宗懿为皇太子。武成二年(),王建颁行《永昌历》。

永平元年(),普慈公主与丈夫李继崇和睦,请求前往成都。未几,王建便把公主召回。李茂贞盛怒,收兵攻击蜀国疆域。王建命 王宗侃、王宗祐等人伐罪。王宗侃在青泥战胜,被围困在西县。王建亲身出征,岐军刚刚退去。

暮年归天

永平二年(),王建加尊号为威武睿圣神功文德光孝皇帝。同年蒲月,朱温派 卢玭出使蜀国,并在手札中称其为兄。

永平三年()七月初七,宠臣 唐道袭因与太子 王元膺(即 王宗懿)和睦,对王建诬称太子谋反。第二天,王元膺部属恐慌之下,策动兵变,杀死唐道袭。王建派兵弹压,王元膺逃到官方,躲藏起来。后王元膺被人认出,被卫兵杀戮。王建乃废王元膺为庶人,立 王宗衍为太子。

永平五年(),王建兴修扶天阁,并将元勋画像挂在阁中。(天汉元年),王建改国号为汉,改元天汉。

元年(),王建又将国号改成“ 蜀”,改元光天。同年六月,王建病故,长年七十二岁,庙号高祖,谥号神武圣文孝德明惠皇帝,葬于 永陵。皇太子王宗衍继位,更名 

任贤用能

王建尊敬人材、任人唯贤,并形形色色选用人材,提拔墨客、布衣、羽士 、和尚 等人,并任用 为相。不管三教九流,有才者王建皆用其长。但前期王建为了提防篡位,冤杀了军功显赫、深得民气的 王宗涤和投靠的勇将 ,猜忌毒害有识之士,加快统治团体的陈旧迂腐水平。

整理吏治

高丽太祖王建重视吏治整理,重办贪赃非法,对跟从入蜀的元勋武将的非法行动也能处以重办。义子 王宗佶屡立军功,官至晋公、 ,自恃功高,营私舞弊。被罢相以后希希图反,被王建命卫士扑杀。义子 王宗训任 武泰军 节度使,镇守 黔州(今重庆 彭水),恃恩贪暴,娇纵逾制,被王建命卫士扑杀。可是仕宦贪污腐蚀依然成风,集王 王宗翰好蓄姬妾,性情残虐鄙吝,任刺史时乃至杀人夺田;义子 王宗黯任 宁江军节度使,每逢诞辰必向属县索贿。王建自己大修宫殿,处所官员投其所好,屡言呈现吉祥,滋长吃苦腐蚀之风。

疗摄生息

王建加重钱粮,招募逃亡,鼎力规复和成长出产,使前蜀国成为那时社会最不变的全国富国和强国。

成长军事

王建以骑将身世,很是重视成长军事,得蜀以后,在 文州(今甘肃 文县)、 (今四川 汉源)、 雅州(今四川 雅安)、 (今四川 阿坝)买卖马匹,组建了一支壮大的马队队伍。王建在北边击败了对汉中的防御,并攻占 (今甘肃 武都)、 (今甘肃 成县)、 秦州(今甘肃 天水)、 (今陕西 凤县);在东边战胜荆楚,迁 镇江军于 (今重庆 奉节),增强东部防地;在东北面斩杀暗通 的黎州蛮三王,大北大长和国对黎州的防御,俘斩数万,使大长和国不复犯边。

对外修睦

王建审时度势,不穷兵黩武。一向与中间政权坚持友爱干系。为了防止与后梁产生抵触,盘据关陇的李茂贞被击败,权势陵夷之际,诸将倡议乘隙攻取 凤翔,而王建听取 冯涓的倡议,把李茂贞作为前蜀的樊篱,与李茂贞修睦。对荆楚政权,在战胜其对夔州的抨击打击后,有人倡议王建趁涨水季候决峡堰以灌 江陵(今湖北 荆州),王建听取 的倡议,予以避免。对大长和国,王建在 大渡河大北其军,王宗范筹办乘隙渡河防御,王建命令遏制防御,凯旋回都。王建对边防用兵,不草率冒进,空耗国力,客观上稳固了前蜀的统治。

可是,王建暮年多内宠,又重用太监,致使前蜀国 外部抵触锋利。

 

王建葬父

王建父亲身后,王建掘地数尺来埋葬。可是棺材落下后便主动跳出,有神人出来对王建道:“这里是出皇帝的风水宝地,你只是一介小民,怎能容你卜葬于此!“王建绝不理睬,一次次下葬,如斯频频几回,终究仍是葬下了。

马中有蛇

 》、《 》记录:王建还在忠武军做部将的时辰,伐罪 于山东,力战马毙,剖之得一小蛇于马腹,今后加倍自大了。

王建犯徒

王建年青时,曾犯过徒刑,被杖打过,但背上不陈迹。厥后王建占有两川,问 处置马涓道:“我听里面传言,说我受过徒刑,有这回事吗?”马涓答道:“有这回事。”王建便把背部显露来,对马涓道:“你看看,有曾被杖打过,但背部如斯无缺的吗?”马涓摸着王建的背部,叹道:太奇异了,你那时从那里得来这么好的膏药,让背部如斯无缺。“

冷遇文士

王建称帝后,善待文士,身旁随从觉得他冷遇过度。王建道:”你们晓得甚么,我之前在时,担负宫中保卫,见皇帝看待翰林学士的立场比普通人的伴侣干系还要密切,现在的我看待文士只是现在皇帝的百分之一,又怎样能说过度呢!

大蜀入梁之印

派卢玭出使蜀国时,官文题名是“大梁入蜀之印”。宰相张格诠释道:”在唐代的时辰,朝廷遣使出使四夷时,用的便是‘大唐入某国之印’。现在用‘大梁入蜀之印’,是将咱们当作蛮夷看待。“王建盛怒,欲杀卢玭。张格劝道:”这只是梁国官员的失误,不要由于这个坏了两国之间的友谊。“王建这才作罢。随后未几,朱温被儿子 弑杀,王建派 将作监李纮前往怀念,题名便用”大蜀入梁之印“。

 

:蜀主虽目不知书,好与墨客议论,粗晓其理。是时唐衣冠之族多避乱在蜀,蜀主礼而用之,使修举故事,故其典章文物有唐之遗风。

张唐英:唐自广明之乱,全国凌迟,奸狡逃亡之徒,攘袂誓众於萑蒲之下,而地点横溃。建於此时,乃与晋晖辈攘窃於许、蔡之郊,躲藏于墟墓之间,其暴固缺乏以警动郡县。及抵罪被系,死在朝夕,而孟彦晖纵之使去,此岂狱吏知其必贵而佑之耶,抑天为之耶。遂能奋迹士伍,奔赴行在,忠义感谢感动,诚贯白日,执戈披锐,翼卫乘舆于烟焰当中,其勤至矣。巨阉猜忌,自璧迁利,遂举兵据阆,谋自全之计。洎陈、田召而不纳,遂抗表请师,犹有勤王之节。韦昭度章句墨客,柔雅酝藉,非有将帅之才,把握之术。建察其可取而代,中以机灵,夺其符印,遂摧敌克城,控制全蜀,而进贡述职,道不绝使。及梁祖受禅,非有汤、武、高、光之德,建誓师雪恨,而为岐陇所阻,自视本领不在梁下,其肯甘愿宁可昂首而为之臣耶!因僭窃位号,亦时使之然也。观其委任将佐,擢用本领,扶养士卒,惠绥黎庶,,轻省徭赋,始似如斯。及其临终顾托,至诚无疑,前视,能够无愧。予尝一直讲求建之诚恳,使 不篡,昭宗尚克享国,必不忍为三分鼎足,此予以是不深罪之也。

:当是时,人各自觉得君,而全国无君。民之屠剥横尸者,动逾千里,驯朴孤弱之民,仅延两闲之朝气也无几。而 约军于 闽海,耕市不惊;王建从綦毋谏之说,养士爱民于西蜀; 招怀飘泊于东都,躬劝农桑; 定扬州,辇米赈饥;抚集凋残于 ,互市劝农。此数子者,正人酌六合之心,顺民物之欲,予之焉可矣。存其美,略其慝,不得以拘致主帅之罪罪王潮,不得以党贼之罪罪全义,不得以 僭号之罪罪王建,不得以争取之罪罪过密,不得以逐帅自主之罪罪成汭。而其忘唐之另有皇帝,莫之恤而擅地自专者,概可勿论也。非王潮不能全闽海之一隅,非王建不能保两川于已乱,非全义不能救 刃下之余民,非行密不能甦 虐用之孑黎。且其各守一方而不妄觊华夏,以腐败其民,与暴人争衰王。以视朱温、之竭民肝脑、以自为君而建社稷,仁不仁之相去,岂不远哉?

:先主负骁雄之姿,奋不世出之略,智驱田、陈,力并杨、顾,北问罪于岐陇,南御侮于 长和,功綦茂矣。而 衅起萧墙,戮及嗣子,何遇之酷也。卒之艳妻方处,母爱子抱,舍长立少,不再传而失国,岂所称贻厥孙谋,以燕翼子者乎?呜呼!废立之际,顾不重与?